超小型Nano粒子

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

    一切都静悄悄的,风轻轻拂过银白色的利刃,却化作无形的杀意,划破静谧的长空。

     “你还是来了,‘’他轻叹着垂下眼睑,湖蓝色的眸子似被石子激起,圈荡起一圈圈涟漪,而抬起头竟是乍水成冰,不起波澜。

     来人是一个墨玉般的少年。与其说是玉,倒更不如说成是墨鸦,纯粹的,极致的墨色。黑色的眸子,黑色的发,穿着如同上世纪穆斯林的黑袍,脸却是白的像净瓷,唇则是火红色的,并不是诱人的桃红,而是火精灵飞舞般的、热烈的似乎想把一切燃烧殆尽的红。他张了张唇,却没有说话,只是抬起手,成千上万的...

2015-05-27

A peach,the story of a spring

我站在初春里。那有一大片绚烂的迎春花,似乎是为这个时节特意撒下的碎金,合着春风和慵懒的光。你侧卧在那里,半裸着身子,桃色的长发将你下身半掩,却完全让人感觉不到任何不适或是色情,只能闻到你周身甜腻的香气,带着某种自然的纯粹。你眼下是桃红色的纹路,下面像是画着精致的红色小球——实际上那也只是纹路罢了。却让人无法不联想到古诗里常说的相思豆,沉甸甸的、缠绵着诉说着爱的古语。你的眼眸也是桃红色的,像儿时把玩的玻璃珠,我几乎能看见里面淡色的纹路。都是桃红,妖娆的桃,悱恻的桃,是欧洲时期贵妇们精心挑选的洋裙,蓬蓬叠叠染着醉人的魅惑,羽毛一样撩拨人心;又似乎是古代画卷里恬静的女子,是唇上刚抹的胭脂,又是天边的...

2015-04-08

是夜。


风无声地吹着,吹得树林沙沙得响,树林里大片大片的墨鸦惊慌地飞起。却又极静,树影婆娑,撒下一片漆黑的墨色。空气里隐约有铁锈的味道,和悄然而至的一方肃杀。


唐阙擦了擦唇边的血。没有退路了。


他杀了阁主,这些门下的暗卫杀手定是不会放过他了。而他也受了重伤。背后是万丈悬崖,是无尽的深渊。似乎所有都会被其中的黑夜吞噬干净。


远处的杀意近了。


“你杀了阁主,还想逃到哪里去?!”数十个黑衣暗卫一字排开将他包围,向他一步步逼近。


唐阙依旧是静静的。蓝白色面具下的脸并无波澜。在接到任务时,他就早已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。死,他从来都没有怕过。


别起长发的孔雀翎在月色...

2015-03-12
1 / 3

© 超小型Nano粒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